天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八零农家悍女 > 第436章 ;舅妈许凤
她自然是知晓这两位长辈的心思,想想这样也好。

那个大舅妈可不是好相与的人。

她没再多说什么,让她们先等等,她变折返去了客厅,小声的招呼了秦国勇出来。

老娘和大舅还聊得很火热,她自然不想去打扰。

血亲兄妹几十年没见,有的是话要说。

出了客厅,秦羡简明扼要的跟老爹说一下两位姑姑的打算。

秦国勇第一时间就是反对,不过架不住大姑会说,还有小姑在一边帮衬。

“那也不用这么急啊,吃了中饭再走。”

“老二,姐知道你心里想什么,再说了,咱又不是要走多远,就是去小妹那边住几天。”

最后,老爹还是没能扭得过两位姑姑。

在送小姑和大姑一家四口出门后,秦羡拉着老爹去了边上的厨房。

“老爹,其实姑姑她们先离开也好,那大舅妈...”

她的话还没有说我,秦国勇就摆了摆手。

他又何尝没有感受到大舅妈的那些心思?

“你让你大嫂赶紧去收拾几个房间出来,被褥什么的都用新的吧。”

见老得心里有数,秦羡自然也不会继续说。

她并不是一个喜欢在背后嚼舌根的人,只不过是向要让老爹心里有个数而已。

厨房那边交给了大哥,她则是和大嫂去收拾房间。

很快就到了中午饭点。

秦文军做了四个拿手的药膳大菜和羹汤,林晓梅又炒了几个家常小菜。

摆上桌子的时候足足有十大碗。

很是丰盛,魏兰在招呼大哥一家到饭厅的时候,看到这些菜,心里很满意,也很高兴。

“这么多菜?”

看着那色香味俱全的十大碗,魏国华惊讶的同时,心底也是真真的为小妹高兴。

刚才进门,他虽然同魏兰聊得热烈,但也不是没有注意到别的东西。

同小妹分别接近二十来年,再见面高兴的同时,他更多的还是想要看到小妹的日子好过。

秦国勇这个妹夫他还算满意,从前面山坳村的消息,还有今天见面的感官来说。

确实是个老实人,倒是跟山坳村那边得知的差不多。

再说她这一双儿女,也都很不错。

虽然小妹在山坳村受过苦,不过有靠得住的丈夫,孝顺的儿女,已经很好了。

毕竟在那个动荡的年代,她一个人自身在外,能找到如此一个家,算得上是顶顶幸运了。

苦不怕,那时候的人谁不苦呢?

就怕的是吃了苦头,往后的日子还每个奔头。

“哥,大嫂,红军,红霞都别站着,快坐快坐。”

魏国华连连点头走过去坐下,许凤倒是没有再表现出什么。

许是觉得这个待遇不错,暂时将那些小心思给压了下去,又许是真的饿了。

毕竟这些天在火车上,可没有正经吃过什么东西。

魏红军和魏红霞兄妹,前者较为沉默,后者虽然话多一些,性子骄纵一些,不过饿是真饿,也没心思折腾什么。

“哥,你常常,这可是咱家的拿手菜。”

“还是羡羡从咱爹那些医书和手札里捣鼓出来的药膳。”

适才聊天的时候,魏国华已经得知了小妹一家现在的营生,对于秦羡从自家老爹那些医书里面学到的药膳。

他也是很惊讶,此时看到小妹指着的那几个药膳,心里更是期待得不行。

“那我就不客气了。”

“一家人客气什么,来快尝尝。”

秦国勇也跟着招呼起来。

大家伙纷纷动筷,最先尝的自然就是药膳。

魏国华就不用说了,满口称赞就没有停过。

重点是许凤和魏红霞这对母女,本就瞧不上秦羡这一家子穷亲戚,但是美食当前,她们也不得不说这菜确实很好吃。

就连沉默的魏红军也都频频点头。

如此一来,这一顿饭大家伙倒是吃得融洽了许多。

饭后,大家伙又回到客厅。

林晓梅和秦文军留下收拾,林国章抱着小乐乐。

饭桌上的融洽,也延续了下来,客厅里大家伙都聊得不错。

许凤也是频频的同秦羡交流。

“小羡,你这药膳到底是怎么做的?跟我以前吃的那些药膳好像很不一样。”

“对,以前那些药膳总是有一股子药味,今天这些好像没有,反倒带着一种清香。”

魏红霞也在边上接话。

说话间还有些意犹未尽的伸出粉嫩的石头舔着嘴唇。

“做法倒是没什么,就是药材特别的炮制过,去掉了苦涩的药味,保留下了功效。”

“原来是这样,不错不错。”

许凤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

“今个这几道菜倒是不错,不知道小羡能不能写个方法,大舅妈以后好做给你大舅和表哥表妹吃。”

此言一出,客厅热络的聊天突然就是一静。

秦国勇,林国章自是不用说了。

心里都很清楚,这方子可是他们一家子的立身之本。

虽然这段时间,他们也教了外人,真要给出去也不算什么。

但是心里总还是有些不怎么舒服,刚才饭桌上都说清楚了,这是他们一味楼的招牌。

虽然没明说,但聪明人谁不知道,这招牌其实就是秘方。

这一张口就要人的秘方,还说得如此轻描淡写,如此的理所当然。

“阿凤。”

魏国华紧皱着眉头看了许凤一眼。

“对啊,不就是几个菜的方子吗?难不成还是啥宝贝?”

魏红霞轻蔑的瞥了一眼秦羡。

“再说了,这还是从爷爷留下的东西里得到的。”

这言外之意好像是再说,就算真是什么宝贝,那也应该是他们家的。

秦羡笑了。

见她如此,魏兰心里咯噔一下,她闺女是什么脾气,她可清楚得很。

颇为担忧的看着她,生怕她吐出什么激烈的言语。

瞥见老娘的担忧,秦羡按压下心头的火气。

不看僧面看佛面,今个是老娘高兴的好日子,忍一忍吧,不就是四道菜的配方而已吗?

就当换老娘一个开心了。

她缓缓起身,走出客厅。

没有留下什么言语,客厅里的气氛一下子就沉寂下去。

许凤打的什么主意,秦羡很清楚,无非就是想要把方子带回去,美其名曰说什么做给大舅个表哥表妹吃。

如果她不是国营大酒楼的经理,倒是可信几分。

约莫沉默了十多分钟,秦羡再次回来,手里捏着几张信签纸,上面写着的就是刚才那四道菜的配方,还有所需药材的炮制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