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我在纽约做法外狂徒 > 第313章 影响 【二合一】
面具秃头男正是气球人。

不过看他现在的穿着打扮,显然跟之前的那个人已经是天壤之别。

面对数十人的目光,气球人依旧淡定从容。

他将手中的小箱子放在吧台上,当着众人的面缓缓打开,从里面取出一摞散发着油墨香味的悬赏单。

“这一回的目标大概有四十二人,从市政厅议员到大街上的人渣,目标范围很广。

根据他们的身份以及自身防卫程度的不同,每个人的金额大概在两千五百美金到十二万之间。分别对应大家目前的等级,当然,行动的时候请小心。

若是连续失败三次以上,你们的会员卡会暂时取消!”

气球人说着将手中的悬赏单一分为二分别交给了左右两名穿着不同颜色马甲的服务人员。

两人拿过悬赏单,按部就班的将它们一一贴在白板子上,众人目光聚集,盯着他们的动作,视线随着依次出现的悬赏金额而移动着。

左右两侧的白板大小相同,贴在上面的悬赏单却呈现出不同的颜色。

左侧的悬赏单呈现淡蓝色,悬赏金最高不过一万。目标有家暴男流浪汉,小偷,杀人犯等,多数都是那种上不得台面的家伙。

右侧则是淡红色,悬赏金额都在一万以上。

目标则是黑帮头目,职业杀手市政厅的议员等等等等。

众人偶有交流,声音很小,绝大多数人都保持安静,目光集中在悬赏单上挑选着合适的目标。

静等了一会儿,气球人再次开口:“跟之前一样,每个人有充足的选择时间,想截取哪个订单不必说话,只需要在会员卡背面写下相应的编号,并投进吧台上的投掷口内,既可接取任务。

目标可重复接取,谁得手奖金归谁?

轮空的悬赏单将会累积下来,叠加到七天之后的下一次展示中。”

伴随着气球人的说话声,酒吧内逐渐有人行动起来。

直接有人从身上取出一只黑色的笔,在会员卡背面划了一个透明的数字,最后便直接将其塞到了吧台上面,一个留有一寸余长的缺口内。

做完这一切,那人便转身离开整个过程,没有任何交流。

吧台内穿着马甲的工作人员会及时将会员卡取出,检查过后将会员卡收好,随后取下相应的悬赏单。

这过程简单明了,一看便知,而且会最大限度避免撞车。

整个接取任务的过程不到三十分钟,大厅中的人就陆陆续续走了个干净气球,人回头看了看两个白板,高金额悬赏区域再次清洁溜溜,另一边低金额区域中,却剩下了七八个悬赏单。

气球人将其中一张扯了下来,打量着上面一个画着烟熏妆留着长发的诡异男子,嘴角不屑的扯扯。

“又把他漏下了?区区一个食人魔,还真是好运!”

气球人将悬赏单扔到一旁,吩咐道:“将剩余的悬赏单收好,后勤小组会再次校对。另外我们这个星期的工作正式结束,二位可以回归正常岗位了!”

穿着蓝色马甲的男子突然说:“经理不知悬赏单,我们内部人是否可以接取?”

“当然!”气球人看了他一眼,目光中没什么意外。“程序基本上是一致的,你需要投放员工卡!当然跟外人相比,你们付出了信息成本,因此完成任务之后,悬赏金会相应的上浮百分之十五。”

红色马甲的男子有些高兴:“就还有这种好事?”

“老板可以交代自己人嘛,多少要照顾一点!”

气球人意味深长。

哥谭果然是一个伟大的城市,在这个城市当中向往暴富的穷人要多少有多少。

这才发布了两次悬赏单,两次的服务人员都忍不住加入了这场狂欢。

看来老板的做法才是正确的,单凭一个人的力量即便累死也无法改变整个城市的腐朽,只有打造一个平台,利用资本与金钱的力量,打破黑暗的笼罩,才是最正确的选择。

……

高宁关掉了一百寸的投影,有些懒散的躺在沙发上,手里拿着一个红彤彤的苹果,有一口没一口的咬着。

旁边沙发上,戴娜的眼睛瞪得老大。

“你真的……真的……真的……”

“吃惊归吃惊,说话还是要好好说的,小心把自己变成磕巴!”

高宁淡淡的说了一句,也不抬头。

“太令人吃惊了!你竟然真的搞了一个杀手平台!”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有资金,有情报,能将平台打造起来很奇怪吗?”

高宁瞟了她一眼:“这不是正合你意吗?怎么不下去接个任务玩一玩?”

戴娜眼睛一股刚要说话,高宁却抬起手掌道:“别说了,我知道你还在犹豫!”

“谁在犹豫了!我只是还没有下定决心!”戴娜倔强的辩解。

高宁翻了翻白眼,这不是一个意思吗?

他站起身来,将苹果胡扔进垃圾桶,拽过一张纸巾,随意的抹了抹手,说道:“最近行动的时候小心一点,上次二十人陆续死亡,已经逐渐引起了警方的注意。小心被当场抓住,到时候你老爸脸上不好看!”

“这么有信心?”

“当然!”戴娜道。

“好,那跟我去看一场好戏吧?”

“看戏?”戴娜奇怪道:“这个时候看什么戏?”

“你去了便知道!”

……

警察们忙碌了一夜,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警察局时,一个个都瘫倒在椅子上,半天爬不起来。

哈维昏昏欲睡,完全没说话的心情,戈登则在翻阅刚刚被整合出来的报告。

“二十七个人,这个数字未免有些太夸张!肯定出了什么问题!”

黑人女警督推开办公室的门,皱眉看着下方东倒西歪的下属,走到护栏伸手敲了敲木质扶手,“戈登,有什么进展?”

戈登下意识站了起来,双手叉腰,将西装褛的身后。

“雨太大,几乎冲刷了所有的痕迹,不过尸体还在,已经全部被拉去处理了。看这个数量,就算完全检查一遍也需要三天时间,我们的人手严重不够!”

“三天?三天时间媒体能把我们都吃了!”黑人女警督瞪眼:“哈维!哈维!你只有一天时间必须给我一个说得去的结果听到了没有?”

哈维勉强起身,扶着头痛欲裂的脑袋:“该死,这是二十几条人命,一天时间连检查都做不完,我上哪去找结果?”

“这个我不管,你上回欠我个人情,还记得吗?”

“……”哈维抬头看了看她:“你是认真的?”

“认真的不能再认真!洛布局长亲自打电话来询问这个案子。市长先生最近在推动阿卡姆的全面开发计划,上一次韦恩夫妇的意外死亡,就已经打乱了上层开发计划。

利益重新分配后,隐藏在水面下的究竟是谁已经看不太清楚了,若是这次的杀人案被媒体知道。

阿卡姆计划会再生波折,我们都会吃不了兜着走,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戈登皱眉道:“警督,这是二十多条人命,难道不应该找到杀人凶手吗?”

“凶手当然要找,但我们可以事后再找!”黑人女警督毫不客气的道:“现在的哥谭所有的事儿都要为阿卡姆计划任务让路,哈维这件事就交给你了!帮我搞定它,我欠你一次!”

“这可是你说的!”

哈维看过去,黑人女警督点了点头,之后便转身进了办公室。

戈登皱着眉望着哈维。

“这是不对的,你知道吗?”

哈维嗤笑:“事到如今,你还在跟我说这个?你以为我愿意接这个烂摊子吗?没看到朵丽丝已经被逼的没办法了吗?”

戈登没有说话,他指了指哈维,转身便离开。

哈维叹了一口气,双手拄在额头上,闭目沉思了片刻,抓起办公桌上的电话拨了出去。

“布齐?布洛克,菲世在么?我有点事找他!”

……

南希还是来到了酒店,因为回到家他才发现自己已经无处可去了。

门童神色平静的,像这个落汤鸡一样的女人迎了进去,即便他走过的地方,会留下一连串的水渍,周围的服务人员却没有露出丝毫异样。

前台是一名西装革履的黑人,三十岁出头,高高瘦瘦,五官略微有些凶悍,但是配上金丝眼镜却平添了一丝斯文。

他平静的看着眼前的女人。

“小姐,有什么可以帮你?”

“那个……”

富丽堂皇的酒店大厅,令南希有些手足无措。

黑人微笑:“我叫希尔曼,在海地生活了二十七年,相信我,我的人生绝大多数时间都远比你现在狼狈的多!”

安慰的话,令南希有些感动。

她深吸一口气,平复了一下心情,道:“谢谢,之前有人给了一张会员卡,说我如果遇到麻烦可以来这里求助。”

说着她出示了那张金属卡片。

希尔曼接过来简单的打量了一下,随后将会员卡插入插卡口,从电脑屏幕上看了一下,显示出的相关信息。

“这是一张基础会员卡,你将获得单人套间的三天免费使用权限。需要使用吗?”

南希松了一口气:“要的。”

“好的,我这边为你安排!”

希尔曼在电脑上简单的操作了一下,随后拿起电话拨了一个内部号码,只是说了几句话便挂断。

他将会员卡双手递回去:“七零九号房间稍后会有服务人员带你去,请收好这张会员卡,他同样是你的房卡,消费卡等。

如果你有疑惑,或是想使用会员的相关服务,都可以拨打上面的号码,当你表明身份之后,会有人做出详细的解答!”

南希沉默了一下:“这里真的能够帮到我吗?”

“我不敢保证!”希尔曼平静的道:“我们只是会员制酒店,为会员提供一系列的服务。而您若想持续享受这样的服务,当然也要或多或少的付出一些东西,所以,究竟能不能帮到你,这一点还要看你自己!”

南希没有说话。

一名穿着适应生制服的男子走了上来微微鞠躬伸手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南希对希尔曼点了点头,转身走向电梯。

希尔曼望着她的背影,从口袋里取出了一个巴掌大小的小本子,在一排排的名字上,找到南希的名字,在后面打了一个小巧的勾。

“第二十三人,还剩下七十七个人么?”

直到第二天早上在柔软宽大的双人床上醒来,望着窗外,难得一见的晴朗天空,南希还有些不敢相信这一切是真的。

到底发生了什么?

一场大雨带走了哥哥,同样也改变了他的人生,一个路过的男人随手扔下了卡片,竟然给她带来了如此大的便利。

还有这个酒店是怎么回事?

就这样随随便便收留一个身份不明的人士,还给提供这么好的房间,是疯了不成?

房间的装饰很奢华,而且到处充斥着难得一见的装饰和家具,全套散发着柔和光芒的瓷器以及那个大大的浴缸,都令她有种爱不释手的感觉。

特别是在淋雨之后泡的热水澡,差点儿舒服到骨子里去了。

南希愣了一下,抓起了床头上的电话,对照着会员卡背后的电话号码拨打了过去。

“你好,我想咨询一下酒店的各种服务。”

……

三十分钟之后,南希被带到了三楼的酒吧。

她摸着脸上的金属面具,看着面前穿着制服,脸上戴着同样面具的男子,还有些回不过神来。

“小姐现在可以提出你的具体要求!”

“真的可以委托?”

“当然这是酒店提供的服务之一,不过您需要提供相应的悬赏金!”

南希:“可是我没钱?”

“这个也好办,没钱的话你你可以选择先完成其他人的悬赏单!”

男子没有丝毫意外,他将手里的小本翻了几页,随后转过来推到南希面前。

南希低头,只见本子上印刷者微型的悬赏单,有照片,金额和出没的地点。

“鉴于你没有经验,我给你推荐的都是一千刀以下的小麻烦,不必杀人,只需要放冷枪或是打一顿,给目标一个教训即可。

像这个就不错,欺负同学的校霸,悬赏金额虽然只有八百。

但是对方给出了家庭住址以及目标经常出没的地方,并且没有具体要求,只是要求给出教训。”

南希面有难色:“这个……”

男子道:“若是对暴力有抗拒的话,不如选择入职酒店,将薪资转换成悬赏金,这同样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南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