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从逍遥派开始签到 > 第三百零八章诅咒与算计四千字,求订阅
(); “对了!”
李乘风突然想起来,武明帝国当年发现汪剑通是自己的手下之后,便在他的身上下了一种蛊,名为‘幽蛊’,而他帮汪剑通驱逐‘幽蛊’的时候,曾触发签到,奖励是一套《钉头箭书》。
当时他虽然没有自己看过《钉头箭书》是什么东西,但他知道有一种很厉害的诅咒,叫做《钉头七箭书》。
李乘风感觉,《钉头箭书》应该也是诅咒这一类的东西。
“系统,领取《钉头箭书》。”
李乘风马上在心中默念,直接将《钉头箭书》从系统中领取了出来。
光芒一闪,一部古朴的书稿凭空出现在李乘风的手中,同时,还有一股关于《钉头箭书》的信息也涌入到了他的脑海之中。
从这股信息之中,李乘风立刻就明白了《钉头箭书》的用途和用法。
“还真是诅咒啊!”
消化了脑海中的信息后,李乘风看向手中的书稿,喃喃道:“就是不知道这《钉头箭书》比《钉头七箭书》少了一个‘七’字,还能不能咒死一个二品通玄境的武者?”
《钉头箭书》的用法很简单,设一座供台,结一个草人,点一盏油灯,写一道灵符,在配合一段咒语即可。
但想要用《钉头箭书》来诅咒别人,需要先拿到对方的姓名,生辰八字才行。
“还挺麻烦。”李乘风皱着眉头说道。
想要弄到逍遥谷那位‘老祖’的姓名不难,但生辰八字就比较难搞了。
推算肯定是不行的,因为那老家伙身上的‘天机’已经被人遮掩,李乘风尝试过,推算不出什么东西。
李乘风想了一会,也没想到什么好办法能不知不觉的弄到对方的生辰八字,搞得他都想放弃用这种方式来搞死对方了。
“先试试吧,不行再想其他办法。”
李乘风将手中《钉头箭书》放在一边,而后手指轻点,一道道纵横交错的法则之线便在他面前交织成一幅复杂的三十六层罗盘,然后他用手在罗盘上不断拨动。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李乘风就想要再试试推算有关于逍遥谷那位‘老祖’的信息,看能不能推算出一些东西。
随着李乘风的双手不断在面前的三十六层罗盘上拨动,突然,罗盘突然停止转动,而后映射出几行文字突然浮现在罗盘之上。
“咦,竟然算出来了?”
李乘风看着罗盘上映射出来的文字,一脸的诧异,因为那些文字正是逍遥谷那位‘老祖’的信息。
名字、年龄、性格、爱好……还有生辰八字,全部都推算出来了,详细的一批。
只不过,李乘风疑惑的是,他之前推算,明明算不出任何东西,现在竟然这么轻易就算出了对方的详细信息。
而且,这些信息虽然是李乘风亲手推算出来的,但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有一种感觉,就好像是有人故意把那位逍遥谷‘老祖’的信息送到他手里一样。
“是那位善于推算的「昆仑道盟」长老故意为之的吗?他这么做是想干什么?”李乘风一脸不解。
当初,从尹仲的口中,李乘风就知道逍遥谷的那位‘老祖’和「昆仑道盟」以为精于推算的长老关系非常好,他们去神州大阵之前,能知晓李乘风和逍遥派的所在,都是因为这位「昆仑道盟」长老的推算。
此前,李乘风尝试推算逍遥谷的这位‘老祖’,却发现对方身上的天机被屏蔽,然后他救逍遥子的时候,又被对方算计,能做到这种事情的,不用想肯定也是那位「昆仑道盟」的长老所为。
只是李乘风想不通,为什么现在有解除了对逍遥谷那位‘老祖’身上的天机屏蔽,甚至还主动将对方的信息‘送’道他的手中。
“难道是因为这次被我逃脱,导致他们两个闹翻了?因该不至于。”
李乘风沉吟了一会,然后忽然笑了起来,道:“难不成,那位「昆仑道盟」的长老是想要借刀杀人吗?他们不是朋友吗?
这么看来那位「昆仑道盟」的长老,似乎在逍遥谷那位‘老祖’的身上也有所图啊。”
至于对方想要图谋什么,这并不难猜。
在李乘风看来,逍遥谷之中值得一名「昆仑道盟」的长老图谋的东西,除了‘南华圣人’的传承之外,就只有那樽「山河鼎」了。
也可能,对方全都想要也不一定。
当然,也有可能是因为别的原因,但不管怎么样,李乘风可以确定的是,那位「昆仑道盟」的长老跟逍遥谷那位现在肯定不是一条心就对了。
至于他推算出来的这些东西是不是正确的,李乘风表示没有所谓,就算是错的他试试也没损失。
还是那句话,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啧啧,事情好像变得越来越有意思了。”
李乘风轻笑一声,旋即拿起一旁的《钉头箭书》,又找来纸和笔,按照《钉头箭书》上面的记载画出了一道灵符,然后又将罗盘上推算出来的,那位逍遥谷‘老祖’的姓名与生辰八字写在灵符之上。
“惠普……这名字真有特色,而且这老家伙竟然有九百多岁了,真能苟。”
李乘风看着灵符上那位逍遥谷‘老祖’的名字,忍不住吐槽了一句,然后便撤去罗盘,找来材料,自己动手搭起了一座供台,又结了一个草人
“搞定!”
将灵符贴在草人上,放在供台,李乘风看着供台上的东西,道:“嗯,还缺三盏油灯。”
李乘风四下看了看,又动手用岩石做了三个灯盏,然后找了一颗松树炼油,三盏油灯轻易完成。
做完这些后,李乘风去山里转了转,找来了一些简易的‘祭品’摆放在供桌上,想了想,他又拿出一枚鸡蛋大小,通体散发着淡淡青色荧光的青色果实。
这枚果实,是当初在仙门之内,李乘风敲击夔牛鼓,帮蚩尤解除封印的时候,元神受创,大祭司给他的,说是可以恢复元神之伤。
当时李乘风怕大祭司在这上面做什么手脚,所以没敢吃,也没敢放进乾坤戒。
《钉头箭书》的诅咒能否发挥作用,主要看能不能搞到对方的准确信息,也就是生辰八字这些,但能发挥多大作用,就得看灵符、草人以及祭品这些东西了,而其中又以祭品最为重要。
所以说,《钉头箭书》能不能搞死逍遥谷的那位‘惠普老祖’,最重要就得看大祭司给他的这枚果实有多珍贵,够不够给力了。
最后,李乘风用一锭银元宝捏成一根长钉,又在其上刻满了咒文。
这根长钉,才是最后要人‘命’的凶器。
将一切都准备就绪之后,李乘风便捏起手印,将长钉捏在手中,然后念动咒语,缓缓的朝着供台上的草人徐徐拜下。
这《钉头箭书》的诅咒,施咒之人需得每天对着贴了被诅咒之人生辰八字的草人祭拜,而且是一日三拜,拜足二十一天后,再以手中的长钉刺入草人的天灵盖,就能取其性命。
李乘风一边守着身处涅槃之火中的逍遥子,一边每日虔诚祭拜草人。
……
逍遥谷。
原本正在祭炼「山河鼎」的惠普心中突然没来由的一突,眼角也忽然一阵猛跳,就有种不好的预感突然袭来。
“难道有人要害我?”惠普皱着眉头说道。
修为到了他这等境界,不会突然没来由的心血来潮,一旦有,那肯定是有事情要发生,而惠普现在感觉非常不好,所以要发生在他身上的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这种突如其来的感觉,让惠普根本没法静下心来继续祭炼宝物,他沉吟了一会,然后翻手收起「山河鼎」,身形一闪离开了密室。
逍遥谷的某处,一片幽静的湖泊旁。
天机长老正对着一座棋盘,聚精会神的研究着一盘残局,突然,一道身影一闪,瞬间出现在他的身侧,正是惠普。
“天机道友,老夫突然感觉有些心绪不宁,感觉似乎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将要发生,能否请你为我推算一下,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
惠普来到此处,见到天机长老后,没有任何寒暄,知己诶说明了来意。
“突然心绪不宁?”
天机长老听到惠普的话,眼中闪过一丝异色,然后点头道:“自然可以。”说完,他放下手中的棋子,站起身来,旋即大袖一挥,一道八卦图形便凭空浮现在他与惠普两人之间。
“道友,将手掌至于八卦之中。”天机长老对惠普说道。
惠普闻言,也没犹豫,直接便将自己的手掌放在八卦图形之上,而在他将手放上去之后,那八卦图形便立刻旋转起来,其上的阴阳爻快速的组合排列。
几个呼吸之后,天机长老目光一凝,突然伸手虚按,而后那八卦图形便骤然定住。
天机长老看着八卦图案之上的阴阳爻排列循序,一边以双手同时推算,然后皱着眉头说道:“奇怪,这个卦象……”
惠普见天机皱着眉有欲言又止,便忍不住问道:“道友,卦象如何?”
天机闻言,看了惠普一眼,然后皱着眉头说道:“这个卦象,看上去似吉非吉、似凶非凶,凶挂之中显示有吉相,但吉挂之中又透露着凶相……真是奇怪。”
惠普听着天机这又是‘吉’又是‘凶’的说个不停,心中突然烦躁起来,不耐烦的问道:“道友,你只要告诉我,这卦象到底是吉还是凶就可以了。”
“似吉似不吉。”天机长老说道。
“……”这说了等于没说的屁话,让惠普脸色一沉,凝成问道:“那到底是是吉是凶,你给个准话。”
“道友别急,让我仔细看看。”天机长老说着,又盯着八卦图形上的阴阳爻排列一阵猛算。
“原来如此!”
一刻钟过后,天机长老才停止推算,然后看向惠普,说道:“道友,应该是有精于推算之人正在推算有关于你的事情,那人不止在推算你,还搅乱了你身上的天机,这才让我一时无法从道友身上推算出准确的信息。
而且,那推算道友之人,应该是敌非友,所以道友才会产生心血来潮的危机感。
若非道友的修为以臻至二品,悟通了生死之道,怕是还察觉不到这份危机。”
“有精于推算的人在推算老夫,会是谁?”
惠普自言自语了一句,然后看向天几张来,沉声问道:“还有,道友你不是已经为我遮掩天机了吗?怎么还有人能推算我?”
“我确实为道友遮掩了天机,但对方还是能推算于你,这说明那人在推算一道上的造诣或许还要胜过我。”天机长老说道。
“在推算之道上胜过你,这怎么可能!”惠普听完天机长老的话后,第一反应就是不信,但又无法解释这突如其来的心绪不宁。
天机曾经得到过「先天八卦图」的残篇这件事并不是什么秘密,而「先天八卦图」号称是一切推算之术的源头,即便天机得到的只是残篇,在整个神州大地也没人敢说在这方面能比他强。
而且,惠普与天机的关系虽然不错,但以惠普的性格,永远不会完全的相信一个人,所以他对天机的话也不是完全相信。
不过,惠普突然想到了救走逍遥子的李乘风,想到当日李乘风带着逍遥子从「山河鼎」中脱困时,那惊鸿一瞥的强大修为,他的心绪也立刻变得更加烦躁起来。
这种心绪上的变化,让惠普马上就确定了,正在推算他的人,给他这份危机感的人,绝对是李乘风无疑。
而心中的这份危机感,也让惠普做出了一个决定,他看向天机张来,沉声说道:“道友,你可有办法让人无法推算我,不需要很久,一个月就行。”
天机我听到惠普的话,沉思了一会,道:“我可以在道友身上刻画一幅「先天八卦」残局图,如此一来,除非有人能精通完整的「先天八卦」,否则只要此图在身,天下间便无人能推算出你的任何信息。
但这「先天八卦」残局图异常霸道,刻上之后可能会损害道友的身体,所以,要不要如此,道友自己决定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