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三国之小君子 > 第三百四十章 越来越多的傻子
(); 并州的局面要比任何人想象之中更加的恐怖,瘟疫的到来也要比任何人都要猛烈。
荆州而来的学徒只用了一天时间就闹了起来,若非是这群人曾经差一点就饿死了,他们恐怕都等不到一天的到来。
“某家一天了,一口水没有喝,一口饭没有吃,这也就罢了,为何连...连如厕这种事情都有时间让某家去做。
这么多年某家就从来没有这般丢人过!”
沙哑着嗓子的学徒在好不容易的休憩时间忍不住的发出了痛骂之声,但是这句话刚刚说完都还没有来得及等来回应就听到了一声大吼。
“医者,快来快来!”
“还有这里,这里也有问题,医者呢!”
听着远处传来的声音,感受着自己裤子上的那种恶心的感觉,那年轻人猛地锤向了一旁的土堆。
“这里呢!”
最终还是选择了自己该去的地方,迈着如同螃蟹一般的八字步,诡异且快速的朝着那个方向飞奔而去。
和他一样的还有很多人,而还有一部分人,比他还凄凉。
“这里是麻黄、桂枝、杏仁、甘草,这是麻黄汤的主要方子,现在这瘟疫到底是什么情况恩师尚未给出答案。
各自的人体质也不相同,老者不可过饮,少者也许小心,每个人的病症不同,所需要的药量也是不同的。
这很麻烦,现在我们需要的不仅仅是药材,还有更多的人,熬制汤药的人和药锅,还有灶台也完全不够。
这些东西....咳咳咳...咳咳咳...”
正和傅肜说着话的一名中年医者突然猛烈的咳嗽了起来,他不算学徒,这是跟着张仲景二十余年的一个徒弟,也是负责整个西河郡的医者。
就在他突然猛烈的咳嗽之时,立刻制止了要前来搀扶他的傅肜。
“离我远点!”那人脸色变得十分难堪,“你们都离我远点,这两天不断的出入军营,恐怕不小心中了。
之前某家交给你们士卒的熬药之法,你们一定要熟记,某家会一一去看,有不懂的就问!”
上党某处军营之中。
“医者,人之大事,稍有不慎便会让其命损,如何能将就?”
另一名医者已经确定染上了瘟疫,他在确定这件事情之后立刻就自己进入了军营之中,带着自己的药罐子,每日在军营之中日夜不停的诊治,熬药。
有人提出来让他先行离开,趁着病症不太严重,找个其他人替代,但是被他拒绝了。
“某乃医者,如今离开,若新来之人未曾明悟情况,稍有不慎悔之晚矣,速走!”
并州的救助要比幽州的缓慢太多太多了,而面临的危险也要多太多太多,这天下人也第一次看到刘封的傻远不止他们之前知道的那般。
太原郡晋阳城中。
郭淮再次来到了自家的叔祖面前,也就是当年的幽州刺史郭勋,与此同时还有之前手持长戈奋勇杀敌的老牌名士,兖州刺史郭遵也在他的面前。
“刘封进入并州之后,这事情闹的很大,我们两个老东西本来真的不打算在继续在这个乱世中给你们这些小辈们添乱了。
但是如今的事情让我们这两个老东西有些许感触,所以便单独将你这个我郭家的后起之秀带来。
想问问你如今怎么看着局势?”
郭淮知道这是自己最近哪里有做的不对了,但是面对这两位“老祖”他也不敢放肆,只能小心翼翼的请教。
看着尚且还算是年轻的郭淮,两个老人对视一眼之后叹息一声,知道这个小家伙还是有些太年轻了一些。
他未曾完全的成长起来,就在这个乱世之中被迫的崛起,是郭家的不幸,也是天下的不幸。
“老夫当年做过很多错事,郭氏一门也做过很多错事,但是你知不知道我等这般的错下去,为何郭家立足并州上百年仍然经久不衰?”
“因为我郭家家学传承,子弟不绝,驻守边疆,劳苦功高...”
“放屁!”郭遵直接骂了出来,“是因为我郭家不算糊涂!”
“伯济说的也不算错,族兄何必如此说。”
“你就是那个糊涂蛋,你们兄弟两个当年干的事情也有脸了?”
“咳咳...”被揭了老底的郭勋老脸一红,赶紧将话题扯到了郭淮的身上,“伯济,我等都知道你是我郭家的后起之秀。
家族的期盼都在你的身上,你父亲也好,家中的先生叔伯乃至兄弟都对你恭谨之余,也会对你殷切期望,希望你能够带着郭家再进一步。
这没有问题,我们两个老家伙年轻的时候也经历过你这个时候,也曾经和你一样,为了那家族的荣耀和满心的抱负,为止前行。
但是你可知道这世间最大的不公平是什么?”
“还请叔祖指教。”
“这天下最大的不公平,就是最爱这个天下的人受了最大的委屈而不敢轻举妄动。
但这世间的利己之人,却又可以肆意妄为,丝毫不用担心事情的后果如何,丝毫不用担心天下会变成什么样子。
最后的最后,他们可以给自己找十个百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来解释天下的糜烂。”
“叔祖似乎是再说这天下?”
“老夫说的是这世间!”郭勋冷哼一声,“但是你又知不知道这天下最大的公平在哪里?”
“公平...”郭淮似乎有想说什么,似乎又不知道该不该说,也不知道该怎么说。
“最大的公平就是,这世间还有良心,你做的一切都不会变成尘埃,只要你为天下做了,或许现在什么作用都没有,但是他终归会留下痕迹,变成种子,成长起来。”
“所以,叔父认可的是刘封?”
“他会失败,他会败亡,他会死,他会什么都得不到,但是不代表他就是错的。”郭遵此时也站了起来,“老夫知道现在的你或许无法领悟,其实老夫也很奇怪。
管宁那个老东西是怎么教出刘封这个怪胎的,老夫之前骂他们愚蠢,现在骂他们愚蠢,日后还是会骂他们愚蠢。
但是这不妨碍老夫会和他们一样的愚蠢!
我郭家如今已经交给了你们这些小辈,我们两个老东西没用了,那能不能请伯济给我们调拨些许人手物资,让我们去做些我们可以做的事情?”
这一刻的郭遵走到了郭淮的面前,他知道当言语无法改变世间的时候,那就用行动去改变。
如果一个人不够,那就再加一个。
“老夫当年也错了不少,如今也想动一动,可否?”曾经和刘玄德闹得无比僵硬的郭勋此时也站到了郭淮的面前。
幽州蓟县之中,因为和袁家联姻,甄氏一族已经迁徙到了幽州之地。
许久没有消息的甄姜也来到了自己的家族之中,找到了自己许久都没有见过的家人。
“我家少君已经书信一封于丞相之子曹丕,并且让他同意来此庇护甄氏一族,你们大可以放心便是了。
但是甄家需要拿出足够的粮秣和辎重跟随女儿前去并州,如今并州需要这些东西。”
甄姜的到来让甄家终于放心心来,对于甄姜的要求自然也是尽全力的满足,在财货钱粮与家族未来的选择上,他们还不是傻子。
当大量的物资被甄姜带走的时候,蓟县的城墙上,曹操看着长长的队伍没有任何的表情。
“丞相,甄家拿出来的粮秣物资极多,这些就这么送到并州去?”
“嗯,你亲自传令各地,不许阻拦,违令者,杀!”
“这些若是资助了刘封...”
“就让老夫再做一次傻子吧,聪明人当的久了,当一次傻子又能如何?”曹孟德突然摇了摇头。
“管幼安....出了个好弟子啊!”
颍川郡,荀家。
一辆辆的大车已经装满了物资,随行的还有诸多医者和仆从。
“公子,东西都已经弄好了,我等真的要去么?”
“啊...走吧。”荀爽之子荀棐活动了一下僵硬的脖子,“反正荀家有才之人数不胜数,某家当个傻子也没什么。”
“用不用和文若公说一声...”
“和他说什么,他是荀文若,不是荀家的族长!”
“可是族长也未必同意啊!”
“他若是不同意你真以为他吃不出巴豆的味道,你真以为某家能够将这些东西这么快的调拨出来装车带走?”荀棐冷笑一声,“老家伙还是这个性格,真是的。”
陈氏一族陈光咋咋呼呼的带着东西也同样离开了家族,后面的陈洽陈政等人看着他远去的背影也是久久无言。
“长文是一个聪明人,他能够抓住机会联合半数家族做好了接替钟元常的准备着实厉害。”
“只不过这天下聪明人太多了些。”
“所以你便让小弟去当这个傻子?”
“当年父亲和大哥他们,又何尝不是傻子呢?”
长安书院之中,同样收到了刘封信件的管宁再一次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手中的信已经让他不知不觉间揉成了一团,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看的众多学子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今日老夫和你们讲一讲儒家吧,讲儒家就要讲孔夫子。”
管宁在今日再次讲起了他这一生只讲过一次的课程,只对刘封讲过一次的孔子。
:。: ();